首页 法律咨询 法律法规 法律新闻 经典案例 案件委托 法律知识 加盟律所 加盟律师 个人法务 企业法务 法律专题 热点话题 法律援助 司法黄页 国律书城 司法考试 法律博客
全国免费资讯电话010-57171148 51298531   李明华律师
全国统一电话 400-6333-14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知识频道 >> 仲裁论文 >> 仲裁权之探讨—海峡两岸之比较研究

仲裁权之探讨—海峡两岸之比较研究

2009-05-18 来源: 国家律师联盟网

  二,仲裁机构

  (一)大陆仲裁机构之设置指仲裁委员会设立之处所,以及在何种条件下可以设立。其设立之处所,仲裁委员会设在直辖市及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之市。如北京市,上海市,天津市,重庆市等四个直辖市;二十三个省会如哈尔宾,太原,西安等;五个自治区如,呼和浩特,银川,乌鲁木齐,南宁,拉萨等。至於仲裁委员会之组建,原则上,(1)由市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与商会建立;(2)设区之市建立一个综合性之仲裁委员会;(3)设立仲裁委员会需经直辖市及省,自治区之司法部门登记;(4)仲裁委员会独立於行政机关;(5)已有之仲裁委员会需依仲裁法之规定重新组建。至於仲裁机构之组成,依中共仲裁法第十二条规定,由主任一人,副主任二人至四人,委员七人至十一人组成。仲裁委员会并将专职或兼职之仲裁员造就成册。目前,中国大陆之涉外仲裁,是由「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与「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负责办理

  (二)台湾之仲裁机构

  台湾地区依据仲裁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仲裁机构,得由各级职业团体,社会团体设立或联合设立,负责仲裁人登记,注销登记及办理仲裁事件。仲裁机构之组织,设立许可,撤销或废止许可,仲裁人登记,注销登记,仲裁费用,调解程序及费用等事项之规则,由行政院会同司法院定之。因此,仲裁机构为民间机构,不含任何官方性质

  伍,海峡两岸仲裁权之监督

  一,司法监督

  理论上,仲裁包括契约因素与司法因素,在取得仲裁权与行使仲裁权过程中,均面临契约因素与司法因素之影响与约束,此即对仲裁权之司法支持与司法监督

  由於仲裁制度本身限於「一裁终局」,不仅排除法院对仲裁案件进行审理之可能性,亦断绝当事人对仲裁庭作出之仲裁判断进行其他形式之申诉途径,故为尽可能对行使仲裁权过程中因仲裁人之客观因素所导致之不公正判断,而有必要对仲裁权进行监督。而对仲裁权进行监督中,以司法监督最为重要。此亦为仲裁之民间性,决定其需要司法监督

  有关法院对仲裁之监督制度,中国大陆方面规定,人民法院对仲裁进行监督,系依照「仲裁法」以及「民事诉讼法」规定进行。人民法院有权撤销仲裁裁决,亦有权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此外,人民法院有审查裁定仲裁财产保全监督权

  二,声请裁定执行

  台湾地区仲裁法第三十七条第二项规定「仲裁判断,须声请法院为执行裁定後,方得为强制执行。但合於下列规定之一,并经当事人双方以书面约定仲裁判断无须法院裁定即得为强制执行者,得迳为强制执行:(1)以给付金钱或其他代替物或有价证券之一定数量为标的者。(2)以给付特定之动产为标的者」。是故,若仲裁判断之内容系以给付金钱或其他代替物或有价证券之一定数量为标的;或以给付特定之动产为标的,且经当事人双方以书面约定仲裁判断无须法院裁定即得为强制执行者,得迳持仲裁判断书声请强制执行,而毋庸声请法院就仲裁判断为准予强制执行之裁定

  惟如任何仲裁判断,均循上述程序,将难达迅速解决纷争之目的。为尊重当事人之自由意思,并鼓励其利用仲裁程序解决纷争,以减轻法院之负担,殊有简化其程序之必要。惟鉴於仲裁判断之内容,有性质上不适於强制执行者或事实上不能为强制执行者,不宜俱赋执行力,故仅对给付一定金额,得换算一定金额之融通物或特定之动产为仲裁判断之内容者,得经当事人书面约定无须法院执行裁定,即得迳为强制执行,爰仿公证法第十一条第一项第一款及第二款立法例增订第二项但书规定,以利执行。」显见,本项规定,系为鼓励利用仲裁程序,减轻法院负担,立意甚佳。除上开得迳为强制执行之仲裁约定情形外,依仲裁法第三十七条第二项前段规定,一般仲裁判断尚须声请法院为执行裁定後,方得强制执行。职是之故,一般仲裁判断生效後,固具确定力,非当然具执行力,尚须经法院以裁定准许执行後,始有执行力,即由法院以裁定赋与仲裁判断之执行力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十七条规定「对依法设立的仲裁机构的裁决,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的,他方当事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受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执行」。「被申请人提出证据证明仲裁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定不予执行:1。当事人在合同中没有订有仲裁条款或者事后没有达成书面仲裁协议的;2。裁决的事项不属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机构无权仲裁者;3。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4。议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的;5。适用法律确有错误者;6。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人民法院议定执行该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裁定不予执行。中国大陆一九九四年仲裁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应当履行裁决。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受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执行」。第六十三条规定「被申请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有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经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定不予执行。」。相互参照以观,原则上仲裁判断本身均具执行力,例外,经法院合议庭裁定不予执行时,始无执行力

  又仲裁人应为自然人。当事人於仲裁协议约定仲裁机构以外之法人或团体为仲裁人者,视为未约定仲裁人。台湾地区仲裁法第五条第一,二项分别定有明文。故以仲裁机构以外之法人或团体为仲裁人所为之仲裁判断,即非仲裁法之仲裁判断,依法不生效力,自不得据之声请强制执行;此与以同法第七条所列消极资格之人为仲裁人所为之仲裁判断,仅属仲裁之组织违反法律规定,为得提起撤销仲裁判断之诉者不同,前者系仲裁判断之自始不生效力,後者则属仲裁判断具有得撤销之原因

  三,法院审理程序

  法院关於仲裁事件之程序,除仲裁法另有规定外,适用非讼事件法,非讼事件法未规定者,准用民事诉讼法。仲裁法第五十二条定有明文。当事人依仲裁法第三十七条第二项前段之声请,属法院关於仲裁事件之程序,若仲裁法未特别规定,自属非讼事件,应适用非讼事件法,由法院依形式审查有无仲裁法第三十八条所列各款情形,而为准驳之裁定,无确定实体上法律关系存否之效力

  债权人依仲裁法第三十七条第二项前段之声请,究应由何法院管辖仲裁法未设规定,由仲裁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之适用与准用顺序,以及仲裁事件本质上属非讼事件,自应优先从非讼事件法寻求适用。依法院组织法第九条第三款规定,非讼事件由地方法院管辖,而非讼事件法有关管辖之立法体例与民事诉讼法不同,关於各种非讼事件之管辖法院,散见於各章各节所定之各种事件,但该法就仲裁事件未设规定,自无管辖法院之可言。因而,应准用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以定法院之管辖

  关於法院之形式审查,仲裁法第三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院应驳回其执行裁定之声请:(1)仲裁判断与仲裁协议标的之争议无关,或逾越仲裁协议之范围。但除去该部分亦可成立者,不在此限。(2)仲裁判断应附理由而未附者。但经仲裁庭补正後,不在此限。(3)仲裁判断,系命当事人为法律上所不许之行为者。」

  上开规定系采列举规定,须有该条各款情形之一,法院始得以裁定驳回执行裁定之声请。换言之,苟非上列各款情形者,法院即不得以裁定驳回执行裁定之声请。仲裁判断以当事人有仲裁协议为基础,若仲裁判断与仲裁协议标的之争议无关,或逾越仲裁协议之范围者,自非有效之仲裁判断。债权人就该仲裁判断,声请裁定执行,自不应准许

  陆,大陆仲裁判断在台湾地区之认可与执行

  一,两岸关系条例之立法

  一九九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公布之两岸关系条例第七十四条规定:「在大陆地区作成之民事确定裁判,民事仲裁判断,不违背台湾地区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者,得声请法院裁定认可。」「前项经法院裁定认可之裁判或判断,以给付为内容者,得为执行名义。」

  一九九七年五月十四日增订第七十四条第三项规定:「前二项规定,以在台湾地区作成之民事确定裁判,民事仲裁判断,得声请大陆地区法院裁定认可或为执行名义者,始适用之。」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五日大陆地区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九五七次会议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於法院认可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的规定」,其中第十九条规定:「台湾地区作成的仲裁判断准用之」,并在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施行

  在大陆地区作成之仲裁判断,自不适用仲裁法所规定之外国仲裁判断。因此,声请认可之程序,适用八十六年五月十四日修正公布之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第七十四条规定,已如前述。台湾地区作成之仲裁判断,基於上开规定,亦得声请大陆地区裁定认可与执行。因而,基於互惠之法则,双方对於彼此仲裁判断之认可与执行,均具备法源基础,可望付诸实现

  二,声请认可之程序

  当事人声请法院裁定认可在大陆地区作成之民事仲裁判断,其性质为非讼事件,其裁定程序应适用非讼事件法总则之规定,而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及非讼事件法对於此事件之管辖均未设规定,自应类推适用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以定其管辖法院。法院对大陆地区所作成之民事仲裁判断,应审查是否违背台湾地区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所谓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应系指国家社会一般利益及道德观念而言。如不违背台湾地区公共秩序善良风俗,自得裁定认可,反之,则应驳回

  三,声请强制执行与停止强制执行程序

  大陆地区作成之仲裁判断,虽经法院裁定认可,惟仅限於以给付为内容者,始得为执行名义,向执行法院声请强制执行,乃强制执行法第四条第一项第六款「依其他法律之规定,得为强制执行名义者」。如相对人对法院认可之裁定抗告,亦有民事诉讼法第四百九十一条及强制执行法第十八条第二项「得为停止强制执行之裁定」之适用,此与本国仲裁判断,并无不同

  四,其他因素

  在中国大陆与台湾相互承认与执行仲裁判断问题上,大陆学者认为,由於政治方面之原因,两岸之对立状况亦一直存在,且台湾并未加入一九五八年之「纽约公约」,因此,两地间相互承认与执行仲裁判断之案例目前并无公开报导。大陆仲裁判断在台湾地区之认可与执行方面问题,并不是法律上之障碍,而是受到两岸政治对立之影响与干扰

  柒,结语

  海峡两岸分治事实,有其历史背景,一九八七年海峡两岸交流正式开始,其间因人民往来所产生之法律问题与日俱增。如何解决其间之纷争,成为重要研究客体。虽然诉讼外解决纠纷机制很多,如协调,调解,仲裁等,不一而足,但一般人均认为,仲裁制度是基於私法自治,当事人意思自由原则,解决纠纷之最佳利器,已如上述。对於两岸仲裁法规之比较研究,更能使此一利器发挥功效。本文之所以探讨「仲裁权」问题,即系基於此

  然而,由於两岸关系之特殊请况,大陆法院与台湾地区作法大不相同,加上调查证据困难。因此,如需由法院调查收集证据时,如何展开区际司法协助,需要两岸协商解决,在法院判决仲裁判断之承认与执行方面,经由协商,在不损害公共利益前提下,协商出一平等互惠,相互承认之解决方案,方为上策

共有1篇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跳转:

关于我们咨询中心招贤纳士意见反馈网站导航网络营销广告服务企业文化商务合作

国家律师联盟版权所有@2009-2019 京ICP备14011129-1号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京公网安备110105012037)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供学习和研究使用,若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站联系,本站工作人员即刻更正,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