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咨询 法律法规 法律新闻 经典案例 案件委托 法律知识 加盟律所 加盟律师 个人法务 企业法务 法律专题 热点话题 法律援助 司法黄页 国律书城 司法考试 法律博客
全国免费资讯电话010-57171148 51298531   李明华律师
全国统一电话 400-6333-14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知识频道 >> 刑法论文 >> 危险的 “干爹”政治

危险的 “干爹”政治

2009-05-18 来源: 国家律师联盟网

  2004年8月30日,原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县委书记朱应求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罪成,被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 1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5年。在朱应求当政期间,一个黑道老大和20多名党政官员,纷纷拜朱应求为“干爹”,朱应求还试图将双峰官场家族化 ——其亲家是民政局书记、朱妻是民政局局长、表亲是财政局局长、妻兄则当过多个局的局长。检察机关查明该县16个乡镇的领导中,只有一个乡镇书记没有给朱送过钱。此案案情惊人,典型地更显露出民主不健全的体制忧患,反映了“民主选举、民主管理、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缺乏之弊。

  从民主选举来看。1997年3月15日,已调离双峰的朱并非候选人,却在等额选举中当选为双峰县长。双峰县委、县政府的一些官员道出了双峰县县长选举发生变故的隐情:朱在双峰县长任上时,通过控制人事任免权,提拔了双峰大半中层干部。而县人大代表多是乡镇干部和局机关干部,各单位代表团的票也主要由一把手控制,朱通过策划组织旧部把他“接回”双峰。知情者透露,双峰人大代表自主选出县长曾引起娄底地委很大担心,害怕产生骨牌效应,欲加干预。一直支持朱的湖南两位双峰籍政界元老做了娄底地委工作。就是说,朱应求担任县长时并不是通过公平的选举选出来的,靠的不是人民的认可,而是上靠元老、下靠旧部,加上等额选举“就是定好了的”,一般不会失手这一中国政坛的潜规则,他就这样爬上了县长这一岗位。不是人民自己通过科学的选举机制真正选举出来的,当然就不需要对人民负责,而只需要对把他推举出来的元老和旧部负责。而后来任命为县委书记,按现行的党内民主规则,则连这样的“名不符实”的选举都是不需要的。

  从民主管理、民主决策、民主监督来来看。“朱应求从此肆无忌惮,俨然一个 ‘双峰王’。”朱把他认为是原县委书记阵营或不听其招呼的官员逐一清洗。一位局长说,朱铁青着脸,在会上动辄威胁下属:“谁不听招呼,我就拆他的位子,摘他的帽子,砸他的饭碗!”。双峰上千官员对朱几乎是“百依百顺”。双峰县一位局长说:“在朱手下很难,不听话就要靠边。”朱应求的官职产生的方式同样可以发生在下级官员的身上,下属官员同样可以按照他的意志来决定,这就为管理与决策上的独裁打好了基础。没有人敢反对是因为害怕“清洗”,在这样的环境下,朱应求成为地方的皇帝式的人物,具有必然性。“在朱手下很难”,而在其他地区其他单位的书记手下工作的人不难,不是因为其他书记所在的地方民主机制健全,而是偶然地遇上了“愿意”讲民主的个人,这种清官式民主,依靠的不是制度制约,而是个人的道德自觉,是非常危险的、靠不住的。

  其实在朱应求从一开始,就是在封建式家族环境中发迹的。朱应求出身农家,贫困辍学。早年任村支书,后任乡镇党委书记。某领导的父亲在朱的辖区去世,朱披麻戴孝,忙前忙后,朱的忠诚、义气给诸多官员留下深刻印象。朱文化程度不高,至今县城还流传着这个“别字书记”的笑话。这样一位别字先生,如果不是处心积虑,善于玩弄权术,按照干部选拔的标准,他是不应当能够最终成为县委书记的,也许有人认为他能力很强,但是一个县,能够胜任县委书记这个岗位的人、象他一样有能力的肯定是有很多的,何况我们的干部是从全国范围选拔呢。美国有一个总统就指出:在美国,至少有500个能够胜任总统这个职位的人,不符合基本条件、未经民主选举的人担任领导职务,能力再强,也违背了民主规则。当年朱应求披麻戴孝的做法,只不过是做得比其他人更高明、更不知耻罢了,他深谙官场规则,其目的是为了向领导献孝心、表忠心。遗憾的是在封建遗毒深重的环境下,忠心和孝心确实为他赢得了领导的欢心,让他从一个伪善的腐败分子走上了领导岗位。他之所以奉行“干爹”政治,原是有传统的,其本质是封建式家族政治。

  朱应求只是所有领导干部选举和管理体制的一个缩影,在任何一个县甚至于更高级别的党政领导干部中,产生朱应求式的家族统治的土壤却没有消灭。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家族统治才是偶然,出现了才是必然。党内和政府竞争、差额选举党政领导人,已经迫不及待,对这种实际上通过少数人产生领导人的做法的容忍,必然造成任人唯亲的腐朽政治模式。温家宝总理指出:“我们不断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特别是基层民主,实行民主选举、民主管理、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有识之士为中国的民主状况深感忧虑,在这样一种民主不健全的状况下,不仅使财富流向少数官员、黑社会老大手里,同时也必然使人民没有权利和自由,随时都担心朱应求式的领导的“一手遮天”下的侵犯,他的“勃然大怒”下,可以践踏人权、为所欲为。有了土皇帝,就必有任人宰割的臣民。从这个意义来说,民主不光是谋求社会公平、解决腐败问题的方式,更是实现人民权利和自由的唯一手段。

  高一飞

共有1篇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跳转:

关于我们咨询中心招贤纳士意见反馈网站导航网络营销广告服务企业文化商务合作

国家律师联盟版权所有@2009-2019 京ICP备14011129-1号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备案(京公网安备110105012037)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供学习和研究使用,若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站联系,本站工作人员即刻更正,谢谢合作